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法官札记丨我爱这土地

作者:张瑜  发布时间:2020-04-03 10:56:40


诗人艾青在《我爱这土地》里曾写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的深沉。”这段话,用来形容一位扎根基层法庭31年的基层法官,我觉得再合适不过了。 

在见到建来庭长前,我先找到了他的简历。那是一页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简历,简单到他在丰南法院的31年,只停留过两个地方,前15年在柳树圈法庭,后15年至今在大新庄法庭。我在想,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情怀,让坚守变成了习惯,让热爱依然还是热爱。我带着这样的问题走近他,走近他身边的人,我在尽最大努力还原,一位基层法官走过的暖心故事。 

11月15日下午,窗外下着雨,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雨。正当我盯着建来庭长的简历发呆的时候,怀刚哥推门进来。他刚从汉沽法庭开完庭赶过来,比我预想的时间早了一些。2004年11月,建来庭长从柳树圈法庭调任大新庄法庭任庭长,和他一起去的还有怀刚哥。大新庄法庭是距离丰南法院最远的基层法庭,很多年来只有两名法官,二人就这样结伴走了很多年。 

我不知道话题从何开始,于是问了怀刚哥一个问题:“这么多年来,建来庭长留给你的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他说:“泥腿。”怕我听不懂他又赶忙解释说:“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干不完活不回家,特别的顽强。”顽强这个词,平日里我很少用到。据怀刚哥回忆,建来庭长中午是很少吃午饭的,很多时候开完庭就到了下午两三点钟,忙着忙着也就忘了,忘着忘着也就习惯了。 

大概是五六年前,法庭审理一起离婚案件。庭审结束后,当事人把年仅4岁的孩子丢在法庭,便不知去向。这起案件的焦点,在于双方当事人都拒绝抚养年幼的孩子。考虑再三,建来庭长喊上怀刚哥,跑了一百多公里的路,找到了男方当事人的父母,把孩子安顿好后,他们又找到村委会,一起做当事人的思想工作。那天下着很大的雨,警车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缓慢行驶,雨最大的时候辨不清方向,回到法庭已经是半夜十点多。 

我不知道,这样的奔波和跋涉还有多少。基层法庭多是家长理短鸡毛蒜皮的小案子,每一件都和人民群众的幸福生活指数息息相关,案结事了是责任更是追求。一名基层法官最大的职业尊荣感,莫过于得到老百姓的理解和尊重,而一个握手言和的微笑,很容易就消融所有的疲惫和不堪。 

建来庭长十分擅长做调解工作,在当地百姓心中有着很高的威望。这些年来,经他调解的案子,没有一起是当事人不满意的。在很多人的印象中,他似乎总是这样,时而严肃认真,时而笑意盈盈,讲起话来不卑不亢,又不失亲和力,既有一名法官的专业素养,又有贴近群众的暖心态度。 

前两年,大新庄三村发生村民违法占地纠纷,村委会迟迟拿不到用地款,惠及全村村民的修路工程没有办法推进。建来庭长不辞辛苦,亲自为12户村民释法明理,积极协调乡镇相关部门,研究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涉及几十万的纠纷很快得以化解。2017年春天,我随郑叔叔到大新庄镇的一些村子调研。我还记得,当时谈到农村发展建设的问题,村支部书记对建来庭长的肯定。 

这些繁杂琐碎的日常还有很多,是讲也讲不完的。近年来,随着“一乡一庭”的全面铺开,法官和群众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一个小小的基层法庭,每年协助乡镇党委化解的矛盾纠纷多达百件以上,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真正打通了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 

在走近建来庭长的过程中,我时常感到好奇,怎么会有一个人,周边人对他的评价惊人的一致。提到建来庭长,怀刚哥用了严谨和干净两个词,而他的法官助理也是这样形容他的。 

11月27日上午,我见到了建来庭长的法官助理。冬梅姐是一个非常腼腆的人,不过她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她说建来庭长几乎是没有请过假的。有一次,她看到警卫大爷买了退烧药回来,才知道他是发着烧坚持把庭开完的。 

2017年是深化司法改革最为关键的一年,院里开始试行均衡分案,每名法官有了明确的办案任务。大新庄法庭的受理案件数比往年翻了一倍,案件类型也由单一化呈现出多样化。54岁的建来庭长,边学习边工作,他购买了大量的专业书籍,只要闲下来就研究新的政策和理论。大概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他基本上是吃住在法庭的,白天忙着开庭,最多的时候要开五六个,晚上加班写判决,写到两三点钟是常事。 

前不久,我在医院见到了建来庭长。11月初单位组织体检,医生跟他说老毛病不能再拖了,必须住院接受手术治疗。病床上的他有些憔悴,目光却依然有神。我记得他说的最多的,是还有一个月就到年底了,现在是结案的关键时期,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 

《丰南法院志》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柳树圈法庭审判员李建来工作成绩突出,于1994年和1995年连续两年被省高院授予“河北省十佳法官”。1995年11月,丰南法院开展“远学孔繁森,近学李建来”活动。2012年,李建来被唐山市委政法委授予“金牌法官”。 

1995年建来庭长31岁,那时的他在柳树圈法庭,已经是一名有着6年审判经验的青年法官;2012年建来庭长48岁,在大新庄法庭任庭长,时光一晃,当年的小伙子早已白了发。我始终觉得,荣誉和成绩并不能证明什么,却能真实记录一名基层法官走过的路,遇过的人,发生的事。也足以让一个晚辈对一名前辈,心生敬意和崇拜。 

基层法庭的办公条件很艰苦。早些年,夏天漏雨,冬天钻风,吃水和用电都成了问题,甚至连个像样的厕所都没有。这几年,条件稍微好些了,依然没有办法和机关相比。一天,一年,十年,三十年,我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建来庭长应该有很多机会回机关,为什么选择留在了基层法庭,而这条路一走,就从他的23岁走到了他的54岁。 

想起那天,怀刚哥说过的一句话:“有感情啊,对农村有感情,对农民有感情,对土地有感情。”

编辑:张冉    

 

 

关闭窗口

您是第 734325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