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钱营法庭 李阳

发布时间:2015-10-29 16:41:30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

                               ——从教育角度看旅游中的不文明行为

文明,一个向来被中华民族引以为傲的词汇,在国民生活水平显著提高,旅游业飞速发展的现代化世界的今天,那一仗屏风已被冲碎,那块粉饰的“文明”的遮羞布也已经被扯掉,露出来的,是国民羞于面对的“私部”。但我们鄙视、指责,甚至批判那些不文明出行的人们之余,有没有自省过?也许我们仅仅看到的是零星的几个不文明旅游的人们,可是事实并非仅仅如此,那些不文明的行为,已经是常态化的表现,已经成为了世界对中国旅游者的刻板印象。然而,这还不是值得悲哀和可怕的地方,该真正忧虑的是我们没有意识去“斩草除根”,一味去批判、禁止那些不文明行为,而不去挖掘不文明行为作出的驱动力,那也仅仅是治标不治本。斩草,还须除根。

不文明行为的驱动力由是什么呢?一、传统。中国社会的道德文化主要是一种私德文化,而不是公德文化,中国传统社会结构是家庭、家族和国家,这一结构使“社会”这一部分没有其应有的地位和重要性,从而造成了社会公共空间的缺乏。而中国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至于社会公共空间以及陌生人,中国人要么不知如何面对和相处,要么不以为然。民族性中的功利现实主义是公德缺乏的另一个重要因素,在中国人看来,陌生人无法直接给予自己眼前现实可图的利益,“没有利用价值”,故不屑对其“以礼相待”。因此说,中国文化传统只讲私德,不讲公德。

二、教育。中国的封建统治者处于统治需要,大力进行儒家思想教育,儒家思想里的礼仪也就完全成为统治阶级所利用的工具,其强调等级、尊卑、秩序,既所谓的三纲五常。除礼以外的儒家所强调的“义”,也就仅仅成为被统治者对统治者所必须尽的义务,成为源于人身依附的一种私德社会伦理具有明显的局限性,而在相关社会公德方面的伦理教育上则是一片空白,养成教育的空白。中国传统社会结构中缺乏公共空间,公共空间的缺失必然造成公共意识的淡薄,也就不可能有专门针对公共空间的养成教育直到现代中国,还是只有政治课,没有公民课,只知应试教育和功利考试,不注重人性的教育。

三、心理。旅游者不文明行为是无意识驱动。无意识是个体不曾觉察到的心理活动和过程,按照弗洛伊德的观点,无意识包括大量的观念、愿望、想法等,这些观念和愿望因为和社会道德存在冲突而被压抑,不能出现在意识中。有些不文明行为是不经意识加工的,只是由无意识驱动。另外,人际知觉和自我知觉的不调和导致旅游者对不文明行为的认识偏差,也是旅游者作出不文明行为的心理要素。

最近从各种媒体上看到,很多旅游者与雕塑合影时候丑态百出,这就是在一些个别的旅游者思维观念、知识系统和感知系统中,缺乏敬畏。

我想,他们不知道雕像背后的历史故事,不知道那些历史故事对我们后世带来的什么样的影响,这是对历史的无知。他们甚至不知道雕塑是什么,雕塑有什么作用,这就是对生活的无知。纵然我国的高等教育的普及范围在扩大,很多人的学历越来越高,然而我们在人性教育这一学科上,连小学都没毕业。再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些表演性的冲动行为,源于内心无意识的羞耻和恐惧,是对别人关注的强烈依赖愿望。他们的内心有很多强烈而冲突的情绪,包括害怕、耻辱和罪感。因为社会和自身的压抑无法充分表达出来。而偶尔发作的表演行为,其实是内心无意识冲突的一种体现。他们寻求注意是渴望获得接纳的无意识的需求,他们极端的情感,是对即将面临的事情极度焦虑,特别是向自认强大的人表达自己。通过幼稚化和自我贬低,他们不指望别人能够尊重自己的感受。他们倾向于放大自己的情绪来缓解焦虑,同时暗示自己的态度并非严肃认真的,他们的内心深处有强烈的竞争意识,可对竞争又感到焦虑和虚弱无力。而采取的行动方式表现出他们的弱小、害怕又充满矛盾。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国民素质的提高必须从教育入手,从孩子养成抓起,以孩子带动成人。文明是一种习惯,而习惯则要从小养成。

 

 

关闭窗口

您是第 15183 位访客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