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首页法院概况新闻中心法学思想法官风采法苑文化裁判文书普法天地专题报道法律法规开庭公告

 

生,如夏花般绚烂

——追忆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民二庭法官李涛

发布时间:2015-09-21 16:08:59



惊鸿一般短暂/如夏花一样绚烂/我是这耀眼的瞬间/是划过天边的刹那火焰。——朴树《生如夏花》

201597日,河北省唐山市丰南区人民法院青年法官李涛因病去世,年仅39岁。98日,李涛的告别仪式在丰南区殡仪馆举行。这是最后告别,恍惚像经历了一场噩梦,可心里的疼痛那般真实。年轻的生命永远定格在39岁,而她却用短暂的人生坚守着她的法官梦想,诠释着一名基层青年法官的价值追求和法律信仰。纵使生命易逝,也要将有限的生命活得如夏花般绚烂。

微笑阳光 她不停求索脚步

甜美的笑容,轻柔的声音,这是很多人对李涛的第一印象。熟悉她的同事和朋友喊她“涛哥”,在她身上总能看到一种执着的信念和永不服输的精神。她就像一株永远向着太阳微笑的向日葵,充满积极向上的正能量。

19967月,李涛从河北司法学校毕业,分配到丰南区司法局。工作期间她通过自学考试先后取得河北大学法律专业专科和本科学历。20039月,她第一次参加国家统一司法考试并顺利通过。20055月,李涛正式调入丰南区人民法院,成为第一批因通过司考而被省高院审核任命法官资格的人员。

在丰南法院立案庭工作期间,李涛很快成为业务骨干,和很多男同志一样,加班加点。来基层法院立案咨询的群众往往都是法律知识欠缺的老百姓,一个简单的问题要多次解释,李涛总是微微一笑,每天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很多相似的话,有时候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为方便群众立案,她编写的《法官寄语——致当事人的一封信》受到单位领导和群众好评。丰南法院立案庭庭长杨德胜这样评价他的老下属:“李涛接待群众耐心礼貌,审查材料仔细周全,释法明理清晰明白,对她而言工作就是一种幸福。”

日子忙碌而充实,李涛有些不“安分”了,在与老百姓打交道的过程中,她开始深刻的感受到法律知识的欠缺。她开始利用难得的休息时间准备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同事看了忍不住轻轻调侃:“涛哥,差不多了,本科学历有了,司法考试过了,法官资格有了,享受生活吧,何必让自己那么累,再读熊猫会声讨你侵犯它肖像权了。”黑眼圈浓重的她笑出声:“别逗我了,咱们干法律这行,总要吸收新知识新观点,否则便如逆水行舟,一是会被淘汰,二是对群众利益不负责任。”那神态恰似一朵迎日绽放的太阳花。20075月,李涛顺利考取中国政法大学硕士研究生,继续完善和丰富法律专业知识,为未来的法官梦做准备。

铿锵玫瑰 她在最美年华绽放

“李涛是20124月调到审判管理办公室,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她理论功底深厚,做事精益求精,是一个在工作上力求完美的姑娘。”提到李涛,丰南法院主管审判管理工作的副院长王俊青给出这样的评价。

随着司法公开三大平台建设的加速推进,作为审判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涛为自己设定了更严格的工作标准。每次司法结案统计,既要求单类案件审核平衡又要求综合数据审核平衡。对于办公室同事的抱怨她总会耐心解释:“没有强迫症怎么干好司法统计,只有保持月月平衡,才能年底顺利通关呀。”由于新老办公楼的搬迁,院内审判流程管理系统起步较晚,各业务庭操作失误较多,她多次召开书记员培训会,疑难操作问题碰头会,甚至手把手地传授经验。2014年腊月二十九,她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同事劝她:“可以了,审管办这么多人,让他们盯着点儿吧,别把身体累坏了。”“我还没成家,家里没什么负担,过年了,我多担待些工作也挺好。”

在她和审管办同事的努力下,丰南法院审判管理系统实现良性运转。她所在的审判管理办公室被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授予集体三等功,她结合工作实践撰写的调研文章《数字背后的根源》在人民法院报上刊发。随着司法公开工作的逐渐推进和日趋完善,来院参观学习的人越来越多,李涛开始担任数字化法庭的讲解工作,那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宛若鲜红的玫瑰在最美的年华绽放。

多年坚持 她终圆法官梦

“我要离开审管办,到审判一线追求我的法官梦,你要不要去?”我眯着眼有些犹豫:“放弃已经取得的成绩值得吗?”“值得,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一线法官少案子多,又正逢司法改革浪潮席卷而来,我要去做一个弄潮儿。”她说这句话时全身散发着强烈的光芒。我说:“好,去一线,去办案。”当时还在政治处工作的肖梅回忆起她和李涛这段对话时泪流满面。

随后几个月,李涛、肖梅等一批拥有法官资格的年轻干警被充实到审判一线。2015611日,李涛正式进入丰南法院民事第二审判庭,实现她的法官梦。面对新的工作环境,她积极努力地适应,“贪婪”的汲取专业知识,虚心地向有经验的法官请教,以最快的速度转换角色。身边的同事问她累不累,她总是说兴趣所在,追求所在,不知有累。因此,李涛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她所热爱的审判工作,白天开庭调解,晚上回家阅卷写判决,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12点以后。有时候案件当事人会在休息时间给李涛打电话询问案件进展情况,她也会不厌其烦得向当事人解释清楚每一个细节,从来没有敷衍或厌烦的情绪。20156月的一天,她成功审结一起领导交办的疑难复杂案件,让她着实开心了很久。几乎成了生死冤家的一对离婚夫妇析产案在她的悉心调解下和平解决,在她生病住院期间,女方当事人还打来电话表示感谢,说已与对方和好,彼时,她已经接不了电话,对方听她的老父亲说她生病住院后,说“涛姐可是个好人,是名好法官”并说了好多祝福的话请其父转达,李涛听了,欣慰的一笑,说“和好了就好”。

忘我工作  她无视病痛侵扰

李涛一向自诩身体很棒,每天像只高速旋转的陀螺,却不知已经透支了健康。最初悄悄袭来的是一场病毒性肠胃感冒,李涛是全家人中最后一个出现症状的,上吐下泻、全身酸痛、高烧,一系列症状都没引起她的重视,她依然照常忙碌在工作岗位上,连药都不记得及时吃,只是因为怕吹空调而多加了衣裳。之后,她的身体频频发出警报,肠胃感冒症状时好时坏的反复三次,一次比一次厉害,一次比一次持续时间长。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胃口差得只能吃些稀饭或面条,三伏天也见不得一点空调,四肢出现疼痛,但她还是毫不在意,一门心思地扎在案子里,每天想着的都是开庭、查银行、下裁定、出判决。家人多次要陪她去医院,她总是说忙过这阵儿再说;她走后,老父老母一直自责:当初逼着也该让她去医院啊。

“身体不舒服就休息一天吧,去医院看看。”看着她难掩的疲惫和略显苍白的脸,她的好大姐、民二庭副庭长李贺玲也不止一次的劝她。“李姐,那哪儿行呀,这周我定了7个庭,当事人都盼着呢,老百姓打一个官司不易,再说我这一走,结案压力就会落到你们身上,我不想拖大家工作上的后腿。”晚上下班,她又抱着卷宗回家了。

为了不耽搁工作,生病后的李涛只是悄悄吃点药,仍然坚持上班开庭,她从来不让家里人透露自己的身体健康状况存在问题,也不允许家人向单位请假,这也是后来很多人直到她离去才知道她生病的原因,没能看到她最后一面成为同事们最大的遗憾。20158月中旬,李涛开始出现咯血症状,并且下肢疼痛加剧,走几步都要喘一阵儿,就这样,她在自己工作的最后一周,坚持开了六个庭。821日,姐姐得知她咯血后生气的说她“对自己身体不负责,也是对他人不负责”,这次她请了半天假乖乖去医院做了肺部CT,可当得知检查结果为肺炎并不具传染性后,她不仅不住院,还又要去上班。老父亲瞒着女儿给民二庭庭长马祥玺打电话为女儿请了病假,她知道后还呕气说:“不用你们管,我还有好几个庭没开呢,我吃点药就好了,我会把身体和工作安排好的。”在家卧床的七天,身体状况稍好些,她还坚持爬起来看卷写判决。就是在最后住进医院的那几天,她还不止一次的问:“我几天能出院上班,我有的案子快到期了。”而那时,她吸着氧,胳膊上下着三个静脉软管,每天近十六七个小时都在输液,姐姐在心里暗暗流泪,入院的第二天,她已经抖着手在妹妹的病危通知书上签了字。

蕙质兰心   她把生活过成诗

该用怎样的语言形容一个她如诗般美好的一个姑娘呢,丰南法院刑二庭庭长王云玲这样形容李涛的离开。她说这几天我想到最多就是红楼梦里的那句“质本洁来还洁去”。

李涛是典型的处女座,和很多女孩一样,喜欢读仓央嘉措的诗,喜欢品馨香的玫瑰茶,欣赏晶莹剔透的玉石,也向往陌上花开缓缓归矣的爱情。和很多女孩不一样,对于父母和姐姐,她懂得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对于朋友,她懂得理解是最贴心的关怀。

“赞美别人是一种美德”,民二庭庭长马祥玺说。这是李涛挂在嘴边的话,她也用行动将更多善意带给了身边人。时间长了,朋友笑她有点傻,而她总是用宛若小女孩撒娇声音回应:“怎么算傻,他们若骗我,费心编谎才是累”。无论多忙多累,她都会耐心开导和鼓励遇到困难的同事,每逢过节她会为同事们准备贴心的小礼物。“亦师亦友”这是丰南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的小姐妹们对李涛的集体评价。

她从没有因为工作忙而忽略家人,有时间就陪伴在父母身边。这些年,周末带父母自驾游是她最骄傲的事情。她常说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了,能看到的风景越来越少,能带他们出去走走就不待在家里。到审判一线后带父母出去看看的习惯一度搁置再搁置。李涛和姐姐年龄相仿,都是彼此最亲最爱的人,在姐姐的记忆中妹妹是一个特别心灵手巧的人。家里每个人过生日,她都会亲手烘焙生日蛋糕,张罗一桌可口的饭菜。2015613日是姐姐李彬的生日,李涛亲手为姐姐制作了生日蛋糕,并用实际行动关心爱护着姐姐家的小外甥,小外甥把小姨看成最可亲的人,小姨做的蛋糕与小朋友一起分享成了小外甥永远的奢求。

王璐璇是李涛中国政法大学的同学,也是无话不说的闺蜜,同在唐山法院系统工作。在李涛生命的最后几天一直陪在她身边。谈起李涛她还有点缓不过神来。“她工作上特别要强,干什么都要干到最好,经常催促我学习,生活中却特别的小女孩,简简单单,善良美好。我俩约好十月份回北京看看老师同学,一起拍闺蜜照留住青春,没想到她爽约了,这是一辈子的遗憾。

后  记

说起女儿,李涛的父母满是骄傲,更多的却是自责。20156月以来,女儿已经连续感冒三次。在生病期间仍然坚持工作,为了不让家人和同事担心,她每天化完妆才去单位,目的就是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一些,而回到家就会侧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她总是停不下来”,李涛的姐姐说,那段时间妹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是还把卷宗带回家坚持庭前阅卷。8月底,李涛出现咯血症状,行动都困难了,她才决定去住院,后被诊断为病毒性心肌炎。住院期间她还跟家人说要争取早日出院,不能拖累大家。96日,李涛病情突然恶化住进ICU97日凌晨年仅39岁的李涛带着对工作的牵挂和对亲人的眷恋离开了。她是一首哀伤的诗,“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在兆丰山旁,惠丰湖畔她曾静静绽放。

那白,如此简单,简单得似乎难镌刻入脑海;那白,如此纯粹,纯粹得似乎很难投入一粒尘埃;那白,如此寡淡,寡淡得似乎很难回味起来。粗心的人儿啊,你似乎忘记了……你忘记了,简单的白,正是瑰丽万花筒的前期彩排;你忘记了,纯粹的白,正是赤橙黄绿七色汇聚的光彩;你忘记了,寡淡的白,正是绚烂过后,眼角心底的那抹舒适情怀。冷,静,如白。-——李涛《那白》

丰南法院政治处

2015年9月21日
 

 

关闭窗口


Copyright©201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冀ICP备10016685号